“钢铁帝国”十年辉煌后颓然倒下

发布时间:2013-08-12 09:46:47 来源:聚氨酯发泡保温钢管 作者:螺旋焊管厂

银行造就了钢贸市场的繁荣

据悉,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宁德周宁人就开始陆续前往上海从事钢贸生意。周宁人“一带一,一帮一”,逐渐形成了钢贸行业中最大的一个群体。

随着宏观经济的向好,银行贷款逐渐放宽,2001年以后钢材贸易开始进入快速扩张时期,越来越多的周宁人及周边县市的人开始涌入这个行业。也是在这一年,钢材贸易开始从最初的纯实业经营,逐步演变成了一种上规模、规范化的融资模式。

由于对于资金的饥渴,有些银行在当时看来不可想象地开始以上浮20%利率向钢贸商放贷,但钢贸商的生意却能越做越大。这样的举措引起各家银行的效仿。最后银行对于钢贸商的需求彻底地放开,在顶峰时期,贷款利率上浮甚至高达40%。

自此,钢材贸易业开始进入一个令无数人艳羡的时期,上海钢联总裁朱军红曾形容道:“这是一个猪都会飞的年代。”只要有胆量,敢拿货敢做,就一定能挣钱。”

数据显示,在2001-2010年的十年快速扩张时期,钢铁产量呈现了“45度”的增长。在此时期,从钢厂到流通到终端用户,每吨钢材平均利润高达300-500元。“如果按7亿吨的产量,300元的利润来算,就有2100亿元的价差来供市场分享。”朱军红说,如此大的价差与巨大的消费数量,造就了钢材贸易企业十年的辉煌。

对于数十万钢贸商来说,2009年无疑是他们最难忘的一年,金融海啸后“四万亿”刺激政策出台,银根开始一路放松。国务院发布了“金融30条”,数次强调放宽中小企业贷款。

从这一年开始,银行和钢贸商开始进入了“蜜月期”。钢贸商开始全面、充分地领略了银行“火一般”的热情。据上述钢贸商回忆,当时都是银行的经理上门来求着帮忙完成贷款任务,贷款从原先区区一两千万飙升至以亿为单位。

“一套100万元的房子,拿到银行可以贷出150万元。”有钢贸商表示,为了拼抢钢贸行业这块大蛋糕,各大银行之间也开始了服务的竞赛。原先只能打折抵押的资产开始变得更“值钱”了。“而当时在银行的眼里,周宁就是福建钢贸商的代名词,只要有周宁的一张身份证,就有办法从银行贷出500万元。”

钢价下滑“联保”致钢贸商全军覆灭

早在2000年年初,周华瑞打开了上海钢贸首扇融资大门。当时,他经营的逸仙钢材市场首创了五户联保、动产质押加上担保机构担保的模式,这在当时被银行誉为重要的金融创新。

这种融资模式的特点是,银行给钢贸商贷款,一般会由钢材市场成立的担保公司为散户担保。即便散户无法还贷,实力雄厚的担保公司、钢市老板也会代偿,银行就此高枕无忧。

有钢材商给记者解释了什么叫五户联保,五家钢贸企业组成联保户,各获得100万元贷款,共计500万元。这时每家钢贸企业需要承担的均变成500万元,如果跑掉一家,那么其他4家需要共同偿还另外的100万,跑掉2家,则剩下的3家需要共同偿还剩下的200万。

早些年,来自宁德当地的一些人在上海钢贸行业站稳脚跟后,在老家的亲朋好友又会蜂拥“投靠”,同样前去从事钢贸生意。久而久之,在上海的两万多家钢贸企业中,来自福建周宁的钢贸商人是其中绝对的主力。恰恰是这种“不是亲戚就是老乡”的关系,给五户联保提供了天然的条件。

事实上,在上海大大小小的钢贸市场,融资能力均相当惊人。中等规模的钢贸市场商户就多达400家。假设每家商户贷款额度达到200万,担保公司就可以从中收取30%的担保金,这样下来担保公司手上的保证金就超过2亿元的规模。

“钢材贸易说白了就是套取银行贷款。”在一些钢贸商看来,只要懂得资金杠杆的运用,在当时是不愁钱的。购买豪车等花掉一部分贷款之后,剩下的资金很多都进入了楼市、高利贷等暴利行业,哪里有暴利就往哪里流动。

据周宁当地一些人回忆,往年春节回家,都会见到无数的豪车将周宁县城挤得水泄不通,小小的周宁县城成了豪车的展台。

不过,从2012年第一季度开始,钢材价格急转直下,当年9月螺纹钢的价格由第一季度的5300元/吨,跌至3300元/吨。而建立在钢铁行业之上的钢贸融资也轰然倒塌,牵扯到的各方,无人能够幸免。

根据工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80家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同比下降98.2%,利润率几乎为零。而持续的房地产调控更是雪上加霜,融资环境的恶化,直接拉长了钢贸商的回款周期。货币政策收紧,银行开始抽贷,更让钢贸商脆弱的资金链岌岌可危。

如今,来往县城的豪车变少了。一些当地人感叹,“很多银行看到352(宁德地区)开头的身份证,连信用卡都不给办。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银行与钢贸商开始频繁对簿公堂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从8月初开始,上海地区即将在一个月内开庭的钢贸金融纠纷案高达302起。其中,涉及民生银行的钢贸案共有29起,平均每天就有一起诉讼。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就开始频繁出入上海各区法院,而被告基本上都是钢贸企业。根据“上海法院网”开庭公告显示,今年3月18日至4月17日,一个月间,上海就有200多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开庭,涉及23家银行。而在2012年银行追讨钢贸商贷款的高潮期(2012年10月15日-11月15日),类似的起诉案件总共仅为27起。在上海大柏树区域有一幢奇特的蜂窝外形玻璃幕墙建筑,这就是上海钢铁交易大厦。曾经,这幢大厦是上海众多福建宁德籍钢贸商的聚集地,最高峰时曾进驻575家商户,钢市门口停满了豪车。其开发商就是第一钢市的创始人周华瑞。这里曾是上海除了陆家嘴外,银行网点最集中的区域。周华瑞曾自豪地说:“几乎每个银行都会在商圈设分支行。”如今,随着钢价大跌、钢贸企业深陷债务危机,早已物是人非。据了解,上海周宁商会之前重点支持的企业,除了两家专做钢材加工的外,其余的全都在上海钢贸圈消失了。有的人被“追杀”彻底躲了起来;有的场地还在,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了。2000年初,周华瑞创办了钢贸融资模式,当年和他合作的银行营业部总经理,如今大多成了分行行长或者副行长。可是现在这些行长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很多被发配到银行的清收小组,带领着浩浩荡荡的讨债大军一路追到周宁,只为盘查这些钢贸商在家乡隐匿的财产,每月拿着2000元的工资,奖金都得从他们收回的贷款中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