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定价权争夺升级 利好北矿所

发布时间:2013-05-08 09:07:46 来源:聚氨酯发泡保温钢管 作者:螺旋焊管厂

力争铁矿石定价权的过程中,作为大买家的中国或正在加速。

  4月22日,有媒体消息称针对铁矿石交易,中国政府正在酝酿一项新的政策,交易商及钢铁厂要获得一份新的进口许可,须在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CBMX)(以下简称北矿所)的铁矿石交易平台上完成50万吨铁矿石的交易量,进口许可资质也只限于中国企业。

  “目前交易所还没有接到这个通知,而且也没有收到官方的正式文件。”北矿所在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时表示。

  但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商务部和工信部确实正在研究相关的对策,希望三大矿山能够加大在北矿所的现货交易量。

  在2月底召开的“2013年中国铁矿石会议”上,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李创新曾公开表示,三大矿山巨头通过严格控制铁矿石发货量和频繁现货招标,拉高矿石价格。

  目前,在全球每10亿吨海运铁矿石中,约三分之二销往中国。

  进口许可资质“放行”?

  中钢协预计将在上半年公布具备进口资质的企业名单。

  对于近日传播甚广的这条消息, 北矿所发展研究部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官方文件和通知,北矿所目前也不好评论上述规定是否会实施。

  4月23日工信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肖春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关于铁矿石进口资质企业必须到北矿所进行交易一事,他还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

  “我觉得上述规定应该是铁矿石行业内的一个想法,但要形成一个正式文件估计不太可能。”大宗商品交易平台金银岛铁矿石分析师宛山告诉记者,在2005年之后,中国取消了400多家企业的铁矿石进口资质,目的就是为了规范市场,避免贸易商通过“倒矿”推高铁矿石价格。然而8年下来,效果甚微。

  显然,这条信息本身之外传达的进口许可资质可能“松绑”的信号,更令市场兴奋。

  “我们还是希望铁矿石进口资质能够放开。”河北唐山一家贸易集团负责进出口的江经理告诉记者,2011年公司向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申请进出口资质未获得批准,但是公司和印度尼西亚一家矿山已谈好了合作进口铁矿石,由于没有进口资质,最终只能通过和天津一家贸易商进行代理合作,而公司也因此缴纳了高额的清关费用。

  在江经理看来,放松铁矿石的进口资质,将有利于鼓励更多的钢企或贸易商,从多个渠道进口铁矿石,从而也有利于维持国内铁矿石价格的稳定。

  资料显示,2011年商务部公布的名单显示,中国目前拥有进口铁矿石资质的企业为105家,其中钢铁企业有65家,贸易商有40家。而按照“每两年审核一次”的办法,在2013年进口资质将进行重新审核。

  然而,对于铁矿石的进口资质到底是收紧还是放松,至今官方没有表态。

  此前,中钢协副会长张长富对外称,目前在商务部指导下,中钢协和五矿商会正在对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进行清理,预计将在上半年公布具备进口资质的企业名单。

  宛山表示,进口矿占到国内钢厂使用量的70%。国外矿山更习惯于自由的市场,政府最好应减少干预。无论贸易商在哪里交易,只要不违法,政府就没有理由必须让贸易商都进北矿所。

  尴尬北矿所

  2012年北矿所交易量不足中国进口铁矿石总量的1%。

  尽管北交所对于此项措施是否会实施不予置评,但是不难看出,如果这个消息属实,最大的受益者正是这家一年前才成立的交易所。

  5月8日,北矿所即将迎来一周岁“生日”。不过,成立1年来,北矿所交易量远低于此前20%的市场预期。

  北矿所公告显示, 截至2012年年底,总申报1100笔,数量9296万吨;总成交57笔、数量700万吨。而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12年铁矿石进口量高达7.4亿吨。——平台交易量不足进口总量的1%。

  在4月13日举行的“2013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上,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表示,铁矿石交易平台的1年依然很艰难,700万吨的成交量根本无法引导价格。

  而北交所的成立正在于建立铁矿石定价机制。按照设想,交易平台达到进口量的20%,才有望在定价权上有“话语权”。

  北京矿业权交易所一位副总告诉记者,目前北矿所共有会员企业210家,其中有进口资质的不足100家。“我们对会员单位在进口资质上并没有要求,只是对企业的贸易量做了要求。”上述副总表示。目前平台入会的要求是上一年铁矿石的交易量需在30万吨以上,企业要给北矿所提供发票等相关的证明材料。

  他表示,虽然国内有资质的大企业基本上都已经加入了北矿所铁矿石交易平台,但成交极少,成交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

  “去年以来钢铁下游市场低迷,钢厂进货的意愿也较小。”对于交易平台成交低迷的原因,北矿所曾做出了这样的总结。而且,平台推出至今也不足1年的时间,很多贸易商和钢厂依然习惯于传统的贸易方式,所以电子平台成交还是比较低迷。

  骆铁军表示,对于三大矿山在北矿所交易量少的原因,其解释称铁矿石供应主要是走的长协价,没有多余的现货在北矿所交易。

  没有足够的交易规模,交易所难以形成交易走势用于参考定价,引导价格就更是一句空话。

  铁矿石期货仍在筹备中

  铁矿石期货关乎衍生品领域定价权之争。

  现货交易之外, 铁矿石期货市场上的铁矿石定价权争夺也方兴未艾。

  就在2013年4月12日,新加坡交易所刚推出首个以中国天津港口62%品位的铁矿石价格为参照指数的期货合约。

  如果不迎头赶上,未来中国或许仍将在衍生品领域继续被动接受国际价格。

  记者了解到,在2012年10月份,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证监会期货一部指导课题《铁矿石期货对我国钢铁产业发展影响的研究》得到顺利验收,随后在12月份,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主要负责的铁矿石期货合约草案完成,铁矿石期货上市获得了证监会立项。

  获得证监会立项是期货产品上市的一个重要环节,这也意味着,铁矿石期货将最终定在大商所上市交易。今年两会期间,大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刘兴强表示,2013年大商所要拓展丰富品种系列,稳步推进焦煤、鸡蛋、铁矿石、木材等品种上市,做好后续品种研发和上市推进工作。

  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认为,大商所已经上市焦炭、焦煤两个期货品种,一旦铁矿石期货品种登陆大商所,将会形成涵盖上游原料齐全的全产业链期货品种,有助于钢铁企业利用国内金融工具完善采购渠道。

  截至4月21日,中国铁矿石港口库存为6809万吨。目前的铁矿石价格维持在136.5美元/吨。而在2月20日,铁矿价格最高达到了160美元/吨,2012年9月,这一指数曾低至每吨88.5美元/吨,涨幅超过80%。

  “预计铁矿石价格后期还震荡下跌,在巨头操控下,价格涨跌使得国内钢厂成本难以控制,所以应尽早推出铁矿石期货,转移国内钢铁生产企业的原材料波动风险。”宛山表示。

  在上海钢联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经理刘源看来,国外相关交易所都陆续推出铁矿石期货合约,而中国国内钢厂和贸易商庞大的进口铁矿石缺乏相应的风险对冲工具,在未来铁矿石定价权之争中丧失一定的话语权。

  只是,眼下关于铁矿石期货的推出,业内依然存有顾虑。

  “铁矿石期货应采取‘可研究、有预案、慎推出’的方针。”近期, 骆铁军就表示,目前中国的铁矿石供应商过于集中,容易造成期货市场的价格垄断和操纵。同时,中国钢铁企业铁矿石产业链战略仍处在起步阶段,如果铁矿石期货成为资本逐利的平台,带来的负面效应可能会增加钢铁企业的负担。

以上信息由河北德鑫钢管整理发布专业生产螺旋钢管 保温钢管 防腐钢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