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拆西借 钢贸商困境求生

发布时间:2013-06-26 09:32:48 来源:聚氨酯发泡保温钢管 作者:螺旋焊管厂

钢贸行业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有一年半余,市场萎靡、价格疲软、企业出逃、银行拒贷都昭示行业至今未能脱困。在此情况下,钢贸商大批地倒下,剩下的则转战其它市场,从他处拆东墙、补西墙地变相为钢贸“输血”,在恶劣的大环境之中竭力求存。

钢贸行业成贷款“禁区”

2011年四季度左右全国钢价开始走下坡路,钢贸行业的信贷危机也悄然来临,待到危机集中爆发,银行收紧信贷之后,脆弱的钢贸行业已经不堪重负,互保、联保(各企业组织共同分摊资金信贷风险的模式)更成为“火烧连营”的推手。一时间,卷款“跑路”者有之、破产者有之、违约被告者有之、锒铛入狱者有之。钢贸行业风声鹤唳、深陷泥沼。

上海沃盾钢铁贸易有限公司沃钢部主任吴江明在接受采访时称,钢贸行业一年多以来全面溃败,之前在钢贸界风光无限的第一钢市现在已经空空荡荡。

除了钢贸本身诸多弊病,近一个月来银行闹“钱荒”,自顾尚且不暇。据了解,6月20日,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最高达到30%,创历史记录,资金缺口放大已是不争的事实。

“大环境转差和过度信贷、互保融资的人为因素都是造成钢贸行业加速恶化的重要原因。据我估计,全国钢贸行业在这一、两年间至少倒掉三分之一以上。”吴江明透露说,“现在银行信贷收紧,对钢贸商更是极不信任。不管是大企业小企业,只要是申请钢贸贷款,银行就只有一个回答——‘不批’。”

作为资金密集型的行业,钢贸没有贷款举步维艰。这样的困境使得不少企业被迫转战其它行业,其中也有不少在其它行业之中获得贷款后掉头为钢贸“输血”。

拆了东墙补西墙

从某个角度而言,钢贸行业里的中小企业其实拥有更高的机动性,能依靠其多元化的灵活经营模式在困境中存活。

吴江明坦言,“正因钢贸商已无法获得任何商业银行贷款,且暂时也看不到银行有愿意‘松绑’的动向,无奈只有触类旁通,着眼于其它行业。人民币升值了,不少中小型钢贸商就转行做起进口买卖,赚取差价,或者涉足红酒、茶叶、生鲜、木材、石料、酒店、地产等新领域。觉得哪个行业好赚、哪个好贷就做哪个。”

据悉,尽管钢贸行业已被银行拒之门外,但农林酒类等其它行业银行授信相对还算充足,以这些行业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获批率高,而不愿放弃的钢贸商们则从其中获得的贷款里再划拨给钢贸。

“毕竟是老本行,很多钢贸商还是舍不得彻底放弃。以前很多人在钢贸行业获得贷款挪作他用,现在在其它行业获得贷款‘输血’钢贸。风水轮流转,不过这样的拆东墙补西墙并非长久之计。从小处说存在不能及时收回资金的巨大风险隐患,从大处说于钢贸行业回暖也无益。”吴江明称,“关键还看钢市本身能否好转。”

曙光未现前途难

令人忧心的是,当前的钢铁市场依然没有明显回暖的信号。

期货市场上,螺纹钢在两个多月的反弹后,从今年2月初开始加速下跌,6月中一度触及2012年9月以来最低点;现货市场价格以HRB33520mm螺纹为例,目前价格在3250元/吨附近,四个月内跌幅超过400元/吨。“我的钢铁网”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中源在其调研报告中称,当前国内经济复苏势头疲弱,无法带动钢材市场下游需求,后市钢价依然有下行空间。

吴江明表示,“若整个钢贸行业前途黯淡、毫无起色,单单借力于其它行业‘输血’是难以久持的。”他同时指出,钢贸行业遭到洗盘之后,接下来或将迎来钢厂的整顿。

“钢铁行业面临产能和环保双重压力,而这正是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中整治的重点。钢厂现在除了控产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应对。如此一来,钢材市场要‘咸鱼翻身’就更难了,我估计还需要两年左右时间。钢市低迷,银行就难放松信贷,钢贸商‘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可能也还会继续,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久而久之,只会使得市场越来越缺乏信心,远离钢贸而已。”

在恶劣的金融环境和行业环境夹击之下,钢贸商困境求生的道路,也许,还会很长。